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天地
视力保护:
金结:没有父亲的端午节
来源:金结公司    作者:肖学谋    日期:2019-06-09    访问次数:    字号:[ ]
  

  如今人到中年,越来越感觉到过年没有过年的气氛,过节没有过节的热闹了。就像今年的端午节,家乡的那段江面宽阔,水流舒缓的资江,依然如平日般波平浪静,全然没有了少时的端午节里看到的那种两岸人山人海,江面百舸争流,鼓声如雷,吼声震天的壮观场景。云淡、风轻、波平、浪静,水面上只有数只野鸭时而翻身入水,时而甩头冲出水面。这情,这景,这份恬静,反而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们这辈人大概是小时候最喜欢过年过节的一代人了吧。这不仅仅是因为逢年过节,父亲母亲会千方百计做出几样长时间难得一见的美味菜肴给我们开开荤,还能换上平日里我们翻箱倒柜也不易找到的漂亮衣服,过年串门拜年,过节出门玩耍,更重要的是平时难得歇上一天的父亲会放下一切,带我们“疯”上一整天。

  小时候最喜欢过的节,莫过于这五月初的端午节了。

  每年初夏的农历五月,端午节的前一两天,常常是要下雨的。按乡里的说法是龙王要涨“龙船水”。而初五的当日则多半是阳光明媚。这一天,一向早起的父亲在我们醒来时已经从菜地里摘回了一大把嫩绿的辣椒和几根他用黄瓜叶子遮了又遮没被我们发现的带刺的墨绿色的一年的头茬黄瓜。提水的铁皮桶里清水养着他不知什么时候弄回来的几尾活蹦乱跳的鲫鱼和吹着水泡的泥鳅。翻爬起床看到这一切,就知道父亲又为我们准备了他的端午节“拿手套餐”--青椒回锅肉,黄瓜煮鲫鱼和泥鳅挂面了。

  虽然馋涎欲滴于父亲准备的美味,但更令我们迫不及待一心向往的还是去看已隐约闻到阵阵鼓声的龙船大赛。我们追着不紧不慢的准备好了柴又去准备水的父亲,不停地催促他快点快点。母亲一脸的笑意对父亲说:“你就快点带他们几个去吧,拿几个煮熟的粽子当早饭算了,你没听见龙船鼓都响了半天了啊”。

  终于出发了,从家里到河边大约五六里,心急火撩的我们快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河岸上已是人头攒动,几处有利地形早已是人满为患。这时一阵密集的鼓声响了起来,大概是要开赛了。我在人堆中左窜右跳,硬是只闻其声,难见其景。父亲的一双大手顺势攥紧我的一双小手,稳稳当当的。即使我看的得意忘形时也不会摔下来了。这一下“据高临下”,我就可以把整个赛场几乎尽收眼底了。比赛真的十分精彩,一组一组的龙船在年青力壮的桡手们上下翻飞整齐划一的桨影中,伴着如雷的鼓点,和着震耳的在船调,直如离弦之箭,势如巨龙出水,向前飞奔。我在父亲的肩膀上手舞足蹈,和人群一起一遍遍地使劲为那些来自附近十里八村的龙船队呐喊加油,全然没有感觉到骄阳下的父亲已经湿漉漉的手掌的轻微颤抖,和黑红脸庞上淌下的一串串汗珠……

  时过中午,比赛终于偃旗息鼓了,饥肠辘辘的我们立时想起了早晨出来时看到父亲准备的端午“老三样美味套餐”。正如来时的急迫心情一般,又恨不得一下飞回家去,把那美味无比的青椒回锅肉,黄瓜煮鲫鱼和泥鳅挂面,一碗碗干个底朝天哩。而父亲的脚步已明显没有了来时矫健……

  “现在的年青人都出去了,划龙船的人都没有啰!”一位路过的老乡似乎是自言自语的一句话把我从沉思中惊醒。是啊,多少青春韶华时光飞逝,多少个端午节来了又去。当年的懵懵少年如今已两鬓添霜,而生我养我,劳心劳力供我长大的父亲也于今年端午前的近百日永远离开了我们。余生不知还能有多少个端午节,而今以后,端午节里再也没有父亲的身影,没有了父亲亲手做的美味黄瓜煮鲫鱼、青椒回锅肉和泥鳅挂面。

  哦,这个本应是晴天的端午节,又落下雨来了,淅淅沥沥……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