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天地
视力保护:
新会:与家书
来源:新会双水项目部    作者:周盈    日期:2020-01-16    访问次数:    字号:[ ]
  我本来是想正正经经地写一封家书,承载着我对家人的热烈的情感和满满的祝愿,将之书之于纸上郑重的对折入封,然后……我盯着笔下扎眼的白色叹了口气。对于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方面,我大概还是迈不出那个坎。于是就想先写着、玩笑着、再倾诉着……就像之前写小作文时这样别扭的想法。想着想着突然惊醒,大概已经有太多的情感被掩藏在了这些别扭的想法里了,我也大概好久没有好好的与家里通过话了。

  家书,听起来带着点古韵的一个词。就像是古时的父于子不善言辞的孜孜教导,母于儿春秋冬夏的拳拳牵挂,妻于夫相隔狼烟的入骨相思借由这个词隔着岁月长河随风而至,落入这个钢筋水泥林立,光纤电缆纵横的时代。在这个明明有了纵横交错于广阔大地上的铁轨高速,有了一瞬千里的电波信号,我可以戴上耳机,托着下巴看几个小时窗外飞速后退连成线的风景便归家;我可以随时拨通电话,搭上在上空无声波动跳跃的电磁波隔着千里也同样如相邻促膝交谈的时代。没有了往来一万三千里,写得家书空满纸,却只能书回已是明年事的恳切却无奈,但是却是我自己亲手在家的站台前砌上了各种理由的栏杆;没有了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的那种蒙着春雨秋风湿漉漉欲诉不得的怅惘,但是却也是我自己在信号的两端堆上了千峦万峰的屏障。这些才是使得我看着家书这个词仿佛隔着层层幔帐,层叠厚重,想努力拨开层层阻碍却只得一团乱麻,分外的戳人心窝。看着屋外许久未见的细雨,回想着上次下雨是什么时候来着,回首一看原来时间已经在我眼前走过了那么长一段,突然惊觉我好像一直在路上玩耍,忘了时常回头看看。现在大多无人写书信,而我也太多时候未有回音。

  我大致反思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越来越疏于与家里交流,后来发现这好像就是我们家的相处格调了。平平淡淡将太多的关切藏在了偶尔的嘘寒问暖和平时的衣食住行。好像没有人会特别主动的郑重其事的来抒发自己对家里如何如何的感情。而现在四舍五入我也算是与家里相隔千里了,也依然保持着这种调调,偶尔的电话好像也可以没有可以聊很久的话题。但我想我还是需要改变一下了,我好像还没彻底从我还未离家的场景中走出来,还以为可以在家让你们叨叨然后在各种叨叨声中默默跑去盛饭。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想大概我还是需要主动一点汇报自己的近况的。

  我想问,门口的那棵老树是不是还是不应季的掉叶子,挺叫人担心的;我想问,邻居家小黄是不是又胖了,别老去喂它了一天八顿了都;我想说,换季了别老是觉得自己冷热不侵了;我想说,别我和弟弟不在家就自己凑合着随便吃点;我想说,我都好,你们也要一直好好的。嗯,好像就这么多了,对于表达我可能还是需要多学习一下。

打印】 【关闭